当前位置:选枸杞网红枸杞产地直面青海枸杞暗藏的那道伤——青海枸杞调查(下)

直面青海枸杞暗藏的那道伤——青海枸杞调查(下)

编辑:杞果果 时间:2020-11-01 11:57:06 来源:选枸杞网

根据相关企业检测报告显示:青海枸杞百粒重为16.2克,宁夏枸杞仅有12.3克;青海枸杞百粒长为138.6厘米,宁夏枸杞百粒长仅120.8厘米;青海枸杞坏果率为1.65%,宁夏枸杞为23.93%;青海枸杞多糖占比8.33,宁夏枸杞多糖占比4.65;青海枸杞总糖占比52.36,宁夏枸杞总糖占比46.5……

从外观上,很容易区分青海枸杞和宁夏枸杞。看颜色,青海枸杞要偏红一些。专业研究人员断言,青海枸杞PK宁夏枸杞,80%以上的指标均高于宁夏枸杞。然而,在市场竞争大潮中,即使我们的每500克售价实际上要比宁夏枸杞高2至3元,但品牌效益、口碑仍然比不上宁夏枸杞。

直面青海枸杞暗藏的那道伤——青海枸杞调查(下)

渠道不在自己手里,能怪渠道吗?

2010年前,张富生还在民和老家从事建筑相关工作,2011年,他和哥哥带着积蓄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诺木洪乡,流转土地开始种植枸杞。

“当初30亩地流转花了几十万元,这还算是便宜的。不过也把几家人的钱全押上了,差点连围墙都修不起来。”张富生说。

诺木洪地区的日照、地理环境优势,让张富生兄弟很快看到致富的希望。由于照料精细,不怎么打农药,张富生兄弟的枸杞在挂果后就卖上了好价钱,除去开支,一年净挣约20万元。

“目前,青海枸杞每亩收益已经到了6000元至8000元,在青海农林产品中含金量较高。”业内人士说。

这也让海西等地的农民尝到了甜头,在经济利好趋势引导下,海西等地土地流转价格飙升,“最好的地流转价格在每亩3000元左右。”知情人士这样说。

不过种枸杞的苦不一般,几年时间,张富生兄弟和家人的白皙皮肤被晒得黝黑,全家人手上都是厚厚的老茧。为了省钱,除了雇用几名短工,张富生和哥哥两家人都扑在枸杞地里,“在收获的时候,连娃娃都得下地摘枸杞。我就一个姑娘,天天在大太阳下晒着,娃娃脸都晒脱皮了,媳妇没少埋怨。”张富生说。

每年枸杞收获的季节,海西总会麇集外地收购商,“山东、陕西、福建、广东的老板都有,但宁夏的最多,出价也高,很多人都和他们合作。”张富生说。

最终,农民们辛苦一年种出的青海枸杞多被宁夏收购商以较高价买走,然后打上宁夏包装出售,这也是市场上很难听到青海枸杞品牌发声的原因。长此以往,更形成一种怪圈:一方面,所有种植户、企业都在吐槽市场被宁夏人掌握,价格没法自己说了算;另一方面,很多种植户实际上离不开宁夏收购商,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最重要的销售渠道。由于终端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,种植户所能做的只是初级产业模式,实际每亩收益经常在万元以下,可以保证衣食无忧,但赚大钱不太可能。

掌握了销售,等于掌握了话语权。市场行为背景下,青海枸杞生产、加工,富了宁夏的收购商。“多家宁夏企业将产品分成七个等级,我们调查过市场,有的企业品质较好的前六个等级,全部是青海产。而这些枸杞,最终以宁夏优质枸杞品牌高价售出。”一名行业相关负责人这样说。

对枸杞加工、包装、销售、品牌塑造有着丰富经验的宁夏人,掌握着国内枸杞市场的终端环节。这种渠道建设,倾注了数十年的努力,品牌缔造,声誉维护。这种无形的资产,是青海如今最为缺乏的,这些,只有从大产业布局起步,一点点改变。

农户把好产品质量关、品质关,企业保证收购价格、做好精深加工、完善产业链,政府做好引导、沟通、规划,保证公共服务职能。完善这些,才可能在全国一片宁夏红的枸杞生态圈中,蹚出青海枸杞特色产业之路。

直面青海枸杞暗藏的那道伤——青海枸杞调查(下)

种植、晾晒、批发的初级产业模式何时休

在火遍朋友圈的《继老干妈、马应龙后,又一个中国土特产在国外火了》一文中, 有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:外国人已经开始提炼枸杞酵素、制成枸杞面膜,在销售端,出现了枸杞精深加工模式。

反观青海,年产约10万吨的枸杞中,80%是以最初产业形态——干果模式销售。

目前,格尔木亿林枸杞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省内知名枸杞企业,一般都在做有机枸杞、高品质枸杞出口和销售工作。亿林的负责人这样解释自己为何没有走向精深加工模式,“一是没有精力,每年,有机枸杞的种植、品控,与农村合作社合作收购等一系列工作耗费了很大的精力。二是自己公司的干果在市场已经供不应求,没有多余的产品去走精深加工之路。”

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枸杞企业负责人认为,目前,青海枸杞销路不差,下游收购商一般也认可枸杞干果,产品附加值不大,但可以保证收益。如果走精深加工,找准市场需要一定的风险,前期投资、研发也需要占用资金、时间。

现在,青海康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推出枸杞原汁、浓缩汁、枸杞粉、枸杞籽油、枸杞提取物等多种枸杞深加工产品,已经渐渐走向市场。

青海一家公司还与韩国、英国相关企业合作,共同研制黑枸杞护肤产品,打算共同推向市场。

但是,青海尚无形成诸如“宁夏红”这样的枸杞拳头产业。

根据青海省工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,截至2016年底,青海经营范围包含枸杞的企业、专业合作社和个体户有2052家。其中可能还不包括众多以土特产销售模式涉足枸杞行业的销售商。

实际上,经常听说身边的人去了海西,承包了几公顷或者几十公顷的土地种枸杞,之后呢?至少,我们很难听到有人认真去研发枸杞深加工产品,探索除了干果之外的枸杞经济。

这背后,隐藏的是一个现实:很多枸杞种植户、承包商都把枸杞看作一个挣快钱的行当。不想着做深做细,不想着占领市场,反而被市场所掌控。

青海枸杞人都知道,宁夏人现在掌握着枸杞品牌优势、枸杞销售网络,建立起了产供销研健全的枸杞产业渠道,国内最主要的枸杞流通集散地都在宁夏。知道这些,仍然无法抗衡。

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要从一粒枸杞的种植开始。

“我们需要抱团发展。”青海省林业厅林业产业处处长才让旦周说。

“我们需要不仅仅看好眼前利益,不能为了每斤收购价能多5元钱,就心甘情愿把青海产地变成宁夏制造。”青海康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允武说。

“我们需要证明自己,建立有机枸杞的行业管理标准,从土壤到空气,有机枸杞并不是无农残这么简单,因为青海优良的天然条件,有机枸杞的行业监管越来越精准,未来对青海枸杞发展、竞争都是好事。”格尔木亿林枸杞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赵海东说。

直面青海枸杞暗藏的那道伤——青海枸杞调查(下)

图片均为资料图

青海枸杞能不能做第二个化隆拉面?

几年来,国内对化隆拉面的关注越来越多。

这一碗神奇的面,已经席卷国内市场。经过二十多年的培育,成为全省新培育产业中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。

才让旦周说:“青海枸杞现在最需要的是建立一个大品牌,统一宣传口径,在国内外市场力推青海有机枸杞。”

品牌的打造,需要借力,在大美青海渐渐扬名的今天,我们为何不打造青海枸杞这一响当当的品牌?

品牌之路,还有很多细节去完善。

在青海,买牛肉干,买酸奶,我们可以去超市,有各种包装精美、品牌意识十足的商品等你选购。买枸杞呢?去市场,称上两斤,用个塑料袋一装,带走。很多枸杞是这样被游客带出省门,送给亲朋好友。收到这样礼物的亲朋好友,即使发现这个东西真好,也不会怎么样,说不定从网络上找家宁夏店,再采购一些。

枸杞的包装是个问题,从农户到经销商,都要有标注产地青海的意识。

其实,青海的蕨麻、黄菇等均存在这样的短板。朴实的青海人,东西好就不讲究包装,实际上丧失的可能是未来更大的市场。

阅读: